性愛是萬靈藥 序:

男人四十而不惑──為中國人的性愛觀略盡心力

婦產科醫師   高添富

 

在將近二十年的行醫生涯中,每時每刻幾乎都是在緊張、忙碌中渡過:為了等小寶貝降臨,半夜離婺g常倚在診療椅中,伴著產婦的陣痛聲打盹;突然的子宮外孕急診或臨盆,只好趕緊從溫暖的被窩中爬起,在寒冬清晨跑步上醫院;雖然只是五百公尺的距離,也足以讓人汗流浹背、氣喘如牛。如果碰上危急症狀,更是冷汗熱汗齊流,血水與汗水一色。

想當年,之所以選擇婦產科行醫,是因為本科最充滿喜悅與成就感:從女性懷孕,喜孜孜的作產檢查,到瓜熟蒂落,全家笑逐顏開,恭喜與感謝之聲不絕於耳。當醫師的雖然只是從旁協助,但每句話都深受重視,每個動作都嬴得尊重;雖然對生男育女的貢獻甚少,卻覺得與有榮焉。

當然行醫過程也有些許無奈,譬如產婦明明危急萬狀,非立刻手術不足以挽救母子生命,產婦的婆婆卻堅持非自然生產不可,醫師急得跳腳,老太太卻不為所動,還以為醫師是為了多賺手術費才鼓勵開刀;譬如醫師已經盡了全力,為挽救胎兒而努力,萬一有任何閃失,還要蒙受恐嚇威脅,甚至咆哮育嬰室,全院不得安寧。治安較不佳的那段日子堙A醫師隨時都要提防接到莫須有的電話勒索,還得勞動患者在警界服務的英勇老公,派彪形大漢站崗警戒之效。

常有人問醫師:成天在「女人堆」中活動,是不是有很多艷遇?其實,在醫師眼中,只有「患者」和「病痛」,很少想及其他。不可否認,也曾有患者自述渾身不適,常看門診,或極力邀約共餐,但為醫師的一來並非自由之身,二來也無意沾惹塵埃,只有故作痴呆或不解風情。如今,驀然回首,驚覺已過四十大關,妻子、兒子、房子、車子、銀子也都差強人意,「五子登科」,夫復何求?套句老妻的話:都己四十好幾了,你還以為……..?孔子說「四十而不惑」,確實,四十歲的男人己經沒有什麼可以迷惑他的了。

不過,與此同時,我也注意到,在同輩朋友及患者口中,很多人都在開懷暢談「性反應」的形形色色問題,包括對女人的了解、對男性能力的誤會,以及高潮、處女觀、重振雄風等問題,有的甚至因此受盡苦楚,令人慨嘆。坊間雖有一些「金賽報告」之類的書籍,但不是純粹外國資料、數據,就是中國古老的傳說,都不完全切合現代中國人的常識,不管就身材、體質、習慣反應上,都難以符合實際需要,而有隔靴搔癢或陳義過高的毛病。

因此,乃將同儕間的經驗,特別是把酒言歡時,不經意透露出來的艷情、性反應等,相互吹噓印證,加上個人粗淺的醫學知識,去蕪存菁,集成本書,雖不敢說是驚天動地的「中國人性心理」精華,但其中亦不乏精闢而實際的常識,足堪作為修身、齊家、「做人」參考,尤其可當兩性之間「實戰」演練的守則,個人且以此作為虛度四十多個歲月的註腳。

國人一向生性保守,對於性問題總是不敢坦然面對,中老年人更因此暗自受苦,殊不值得,因此本書也特闢專文,探討中老年人的性心理與性愛方法,希望成年人都可享受性愛之樂,並因此而身心舒暢,那才是作者編寫本書之至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