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北醫附設醫院院長     陳庵君教授

 

醫者父母心,是一項崇高無悔的職志.醫學是嚐試在科學,經驗法則及人性間綜合調配以治療人的病痛,只是人的生命無常世事難料,而醫師也常不能完全符合病家在有需要時,把醫師視為神的期望,在這時候醫病之間的衝突發生,難免就會訴諸法律。法學是嚐試用有規律的條文整理,在理性間判斷是非,雖常難免會發掘社會的黑暗面,但並不是無的放矢,找別人的麻煩,而是要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條理化進而減少衝突,甚且法理之外不外人情,所以基本上醫學和法學兩者之間的精神是不相違背的.今有大見識者鑑於現今醫療環境之惡劣,以人溺己溺之精神,除精通醫理之外更投身法學之研究,嚐試在兩者之間取一個平衡點,廣開醫者之見識讓行醫者除以濟世外更懂保身,望人間事可以更趨圓滿。

   高添富醫師自民國六十五年從海軍陸戰隊師部醫院連退役之後,當時台北長庚紀念醫院尚未完全竣工,他即以R1的身份自告奮勇,要求到我新成立的婦產科診所擔任學徒,接受半年開刀訓練,當年即展現出其管理分明及執著敬業的美德,而深為我所賞識。在長庚醫院服務六年期間,他即好一板一眼的文書作業,經常為科內設計如高危險妊娠病歷表格及出生登記簿格式等等,總醫師期間除了編譯一本「婦產科醫師手冊」,作為實習醫師及住院醫師的工作規則外,並同時在民生報開闢「漫畫婦女疾病」專欄兩年餘,當時即十分注重病患衛教,自然甚得眾多病患歡迎。高醫師亦於十年前自行開業期間,在台北市醫師公會會刊「杏林隨筆」

發表一篇擬產科自然生產同意書」,以為「告知後同意」(醫師說明義務)之範本,而今已廣為各大醫院產科所採用,在在都表現出高醫師在法學上的天份資質與素養。

四年前他來向我請示,猶豫躊躇是否要報考政大法學院「學士後法學組」,當時我就鼓勵他應該要往這第二專長去發展,他即以五十高齡重拾課本,義無反顧投入醫事法學的研究領域。期間二年半內,同時擔任中華民國婦產科醫學會理事兼醫療糾紛委員會召集人,他還每月固定在學會的會訊「法律信箱」專欄,發表有關醫療糾紛與醫事法學保險的文章,提供醫師相關法學教育及解決醫療糾紛的方法,深得醫界同仁所肯定。

今聞高醫師要將「法律信箱」專欄39文稿集結成冊,命名為「醫師私房話---醫師如何面對醫療糾紛」,囑我個人為他寫序,感念其從事推廣法學教育的熱心,以及四年來汲汲營營,就是想要設計出一套完美的醫師責任保險制度,以解決現時代層出不窮醫療糾紛的苦心,不只在此要祝賀他的新書出版嘉惠醫界同仁,並鼓勵他能再接再厲報考博士班,百尺竿頭,再進一步,毋負醫界同仁對他的期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OO二年三月二十一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