醫師的私房話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政大刑法教授   許玉秀

私房話當然應該是坦誠的、真實的肺腑之言,坦誠、真實的言語才值得回應,高醫師勤奮好學,研習法律短短三年,時時念茲在茲,要以所學行俠仗義,應該給予支持、鼓勵。這本書的產生,或許可以看作是法律和醫療對話的開場。

無過失責任並不是對人的歧視,也不是對人的苛責,而是表現人類的自信。人類沒有承擔不起的責任,沒有擺平不了的風險,用什麼方法承擔起無過失責任呢?用未雨綢繆的保險制度,用分散風險的保險制度,用過去平時點滴累積的資源,面對未來發生的損害,讓所有的損害都能獲得填補。損害能獲得填補,資源體系再度獲得平衡,這就是正義。